• <meter id="weu5g"><cite id="weu5g"><u id="weu5g"></u></cite></meter>

    <output id="weu5g"></output>
  •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騰訊“棄鵝”

    2022年02月24日 08:09   來源:中國企業家   

      大廠如何尋找“試水”項目的止損點。

      剛剛,騰訊旗下電商業務小鵝拼拼發布停止運營公告,稱“自2022年2月23日零時起,將不能再下單購買商品”!叭绻X包賬戶仍有可提現余額,要在2022年3月31日24時前完成提現,逾期將無法提現且不予補償!薄白2022年4月30日起,小鵝拼拼所有小程序將停止全部服務!

      上線664天后,小鵝拼拼正式宣布關停。

      《中國企業家》了解到,目前,小鵝拼拼獨立APP已在多個主流應用商店下架,微信小程序里搜索“小鵝拼拼”,新用戶點進去后只能看到“小鵝拼拼平臺停止運營公告”,但老用戶尚可登錄,相關公眾號的最后一篇推送為2022年2月12日。小鵝拼拼具體的團隊人數在騰訊內部已不再可見。

      在外界看來,小鵝拼拼關停,再次驗證了“騰訊做不好電商”這個老話題,但在騰訊內部看來,這個結果并不意外。

      “內部想放棄產品(小鵝拼拼)有一段時間了,之前應該是讓王詩沐去小鵝拼拼做了一段時間,好像還帶了他原來在網易做商務的幾個人。但在去年年中的時候,王詩沐就到了騰訊新聞,從那以后感覺小鵝拼拼在內部就不太被提及,開始有些被戰略性地放棄,逐步邊緣化!币幻v訊內部知情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

      王詩沐是原網易云音樂副總裁、網易美學負責人。2021年8月31日,有消息稱其已加入騰訊新聞成為第一負責人,任總經理一職,向騰訊首席運營官任宇昕匯報。五天前,脈脈上就有人爆料稱,“小鵝拼拼已經開始了”“一直謠言不斷,終于要塵埃落定了”,該帖子下有人補充說,“GM(總經理)去騰訊新聞了”。

      針對小鵝拼拼被關停一事,騰訊2月22日回應:“基于戰略聚焦考量,PCG(平臺與內容事業群)對內部孵化的新業務小鵝拼拼進行調整,相關團隊將可通過‘活水‘體系,在集團范圍內重新選擇匹配崗位!薄盎钏笔球v訊內部的人才流動市場機制,用人部門和意向員工雙向選擇,員工可在公司內自由尋找發展機會。

      “不過,我們內部感覺小鵝拼拼這個團隊想進入到其他的部門也很難,電商的話,目前騰訊內部也沒有什么業務能夠真正接收他們!鄙鲜鲋槿耸勘硎。據了解,小鵝拼拼目前屬于騰訊PCG旗下業務,PCG旗下還包括騰訊視頻、微視、QQ等多項產品。

      2021年4月,騰訊PCG進行了一場大型的組織架構調整,意在通過人事變動,將長短音頻、視頻,IP/網文內容、年輕化社交和游戲這些強內容屬性的業務更進一步地歸攏到一起。顯然,電商業務的重要性并未在這場大刀闊斧的變動中得到體現。

      一位接近騰訊的人士說,自2019年,交易的可能性在微信小程序上被證明后,電商等交易相關的業務就更多的被放在微信事業群(WXG)。騰訊最新財報顯示,通過小程序產生的交易額同比增長超過一倍。騰訊財報中給到的原因是:“我們促進企業客戶自有渠道及用戶關系的管理,幫助企業繁榮發展,同時讓他們實現比在銷售平臺上更高的利潤率!

      在年初的微信公開課上,微信小程序團隊也帶來了小程序零售這一年的最新成績單:2021年,小程序實物商品商家自營GMV增長達100%;此外,眾多垂直領域保持了高增長態勢。有消息稱,小程序上的交易額已經超過了3萬億元,比京東的GMV還要高。

      360集團創始人周鴻祎曾說:“所有的企業家在做事的過程中都在試錯,沒有誰看準一件事,一做就必成,如果都成功,就不叫創新。今日頭條做得很好,但張一鳴在做今日頭條之前做了40個各種各樣的APP!睆倪@個角度來說,小鵝拼拼只是騰訊商業版圖中極小的一角。對于24歲的鵝廠來說,664天不算太長,但在大廠形形色色的嘗試里,也很難說時間短暫。也許只有團隊成員,才對它的興衰,刻骨銘心。

      騰訊的嘗試與轉變

      2020年4月29日,小鵝拼拼微信小程序和微信公眾號上線,其功能是主推拼單購物服務,因類似拼多多而引發關注。2021年5月,小鵝拼拼獨立APP正式在各大應用商店上線。小鵝拼拼后又轉型為面向Z世代的細分電商,主要售賣盲盒、漢服、潮玩等。

      “如果這是一家創業公司的項目,可能它不會受到這么多關注,但因為它在騰訊,又與電商掛鉤,所以才收獲了更多的媒體曝光!痹诘弥※Z拼拼關停后,一位大廠員工說道。

      的確,在小鵝拼拼之外,近兩年,騰訊推出了“鵝享團”“QQ小店”“云逛全球”等多個電商項目。對于核心業務聚焦在游戲和社交的騰訊而言,這算不上大新聞。但時針撥回到16年前,就很容易理解外界為何如此關注騰訊的電商項目。

      2005年9月12日,騰訊旗下電商平臺拍拍網正式上線。2011年,騰訊又推出QQ網購,希望以龐大的QQ用戶基數推動電商業務。激戰十年,拍拍最終不敵淘寶,馬化騰無奈將騰訊電商相關業務拋給京東,暫別電商市場。此舉也被解讀為騰訊放棄了電商業務,但后來騰訊轉向電商賽道的投資無疑是成功的。一場關于騰訊是否有電商基因的話題引起了大范圍討論,直至今日這一話題都暫無定論。

      電商之外,在很多嘗試性業務上,騰訊開始逐步開放,不再包攬全部。在2015年全國兩會上,馬化騰接受媒體采訪時大方表示:“過去大家都以為騰訊什么都會做,我們也走了一段彎路。這兩年我們變化很大,把越來越多業務都砍掉了,讓給了其他的創業公司!

      一方面轉向投資,另一方面騰訊仍在進行“自下而上”的嘗試。這家公司由產品驅動,公司高度授權,每個事業群甚至小部門,都有大量中層干部和基層員工在關注用戶體驗,從下往上推動創新。

      微信無疑是試水項目中最成功的代表。騰訊曾表示,微信這個產品其實是在騰訊內部創新的機制下面PK掉了原來有名的QQ手機版才脫穎而出的。騰訊內部自己形成了一種企業文化,每一個產品經理對自己的項目負責,只要你的項目與公司的目標是一致的,就可以放手去做,老板不會管你,但是用戶是檢驗你的。

      “都在試水,騰訊到這個體量也必須不斷嘗試,萬一再出個今日頭條呢,怎么辦?”一位創業者說道。試水是必要的,但在試水項目被驗證為不合格時,大廠也從不會含糊,該砍則砍。

      阿里對賭,字節大力出奇跡

      鼓勵失敗,并為失敗埋單,對大公司來說是常態,但在培育新業務,并確定止損點方面,大廠各有不同風格。

      在騰訊車輪快速前進時,鼓勵內部創新、良性競爭的“賽馬機制”一直被認為是騰訊好產品頻出的一個重要因素,《王者榮耀》《全民超神》是“賽馬”的產物,微信也是“賽馬”的產物。

      如果說騰訊充滿自下而上的嘗試,那么阿里則更加謹慎。

      “在阿里不太一樣,內部很難說有統一的風格。不過總體來看,要在行業層面去制衡某類對手,去卡位,這樣的項目非常少。并且項目審批人要對這件事直接負責,批準的項目會給兩到三年的時間,并且一定會配充足的資源、人和錢!币幻⒗锏膯T工向《中國企業家》總結。

      這名阿里員工表示:“這兩年阿里的新業務淘菜菜、淘特都是逍遙子(張勇)直接拍板,他是第一責任人!彬v訊與阿里風格不太一致,“維持業務的基本運營,如果說只是常識性的,這種小打小鬧(在阿里)不稱為內部創業!

      2016年初,淘寶直播的方向調整匯報送到阿里高層的辦公桌上。該項目在2015年11月立項,團隊不大,三四個人,項目按照內部默認的“收益共享,風險共擔”原則往下推進。這樣驚動高層決定的情況并不常見,但事關直播朝“秀場”還是“帶貨”這一方向問題,這份匯報最終到了張勇手里。

      結果同樣也擺在牌桌上,F大淘寶平臺策略和運營中心負責人王明強(花名:思函)此前在淘系負責產品,在與蔣凡的內部賽馬中,蔣凡最終勝出接管了淘寶,而王明強失利后則跟隨戴珊去了B系,現又被戴珊帶回淘系。

      “阿里對非真正創新的東西,試錯容忍度比較低。其實可以說是某種對賭!鄙鲜霭⒗飭T工表示,“逍遙子既看戰略,也非?粗財祿,他很愿意用 KPI去管理人。如果項目進行不順,審批人可能會冷處理,不招人,打低績效等等!

      在阿里、騰訊、字節三家的戰略性試水中,字節跳動的方法論似乎更易總結。張一鳴稱之為“大力出奇跡”。他在2019年的演講里說道:“回頭看,開始的時候我們的很多方法并不好,但是很努力、很專注,大力出奇跡!

      梅花創投合伙人吳世春十分贊揚張一鳴這一觀點,他曾表示,大部分想著四兩撥千斤或者以巧取勝的概率都不高,成功需要大力出奇跡。所以當你選擇一個點后就要持續且高強度投入,至少在局部形成優勢,能進行少和多的自由轉換,最后才有大力出奇跡的效果。

      大力出奇跡強調盡全力快速推進,并且盡量獲得好的結果。但在結果不好時,撤退也是及時的。

      如同騰訊在電商方面坎坷的嘗試,字節跳動在社交上也屢屢受挫。2019年1月,字節跳動大張旗鼓推出針對年輕人的社交APP多閃。四個月后,字節跳動第二款社交產品,原滴滴產品總監單祎負責的飛聊悄然上線。但無論是飛聊還是多閃,如今都已銷聲匿跡。和如今的小鵝拼拼類似,產品員工也曾面臨調崗。

      有關字節跳動最新“瘦身”的消息是,2月21日,華林證券發布公告稱,已與北京字跳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簽署協議,作價2000萬元購買該公司旗下海豚股票APP!敦斝隆穲蟮,除了海豚股票APP與文星在線,字節跳動旗下證券類業務其他主體也均在與潛在交易方接觸或者內部關停過程中。

      曾有一線互聯網領域投資人向《中國企業家》分析:“現在今日頭條和抖音都背了沉重的KPI營收指標,如果字節跳動內部孵化一個產品,需要投抖音的信息流廣告測驗,抖音的商業化部門只能暫時性地為你做免費的資源傾斜,否則它的KPI怎么辦,這是所有大公司都會碰到的問題!

      在脈脈上,亦有人將小鵝拼拼稱為“KPI”部門。無論什么樣的試水,或許從誕生之日起就在短期績效與長期戰略中徘徊前行,無一例外。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責任編輯:孫丹)

    騰訊“棄鵝”

    2022-02-24 08:09 來源:中國企業家
    查看余下全文